许氏新闻
乾隆族谱内刻的做为家戒部分大清律例
2014-7-31
来源:桃田许氏网
点击数: 16033          作者:桃田许氏网
  • 乾隆族谱内刻的做为家戒部分大清律例


    1、子孙违犯祖父母、父母教令,及奉养有缺者,杖一百。
    2、子孙将祖父坟园树木砍伐私卖,并盗卖坟茔房屋、砖瓦、木植等项,照违命律笞五十私买者同罪。私砍树木等物,分别入官给主。
    3、祖父母、父母在,而子孙别立门籍,分异财产,杖一百。
    4、养异姓子以乱宗族者,杖六十。以子与异姓为嗣同罪子孙归宗。
    5、子孙骂祖父母、父母及妻、妾骂夫之祖父母、父母者,绞须亲告乃坐。
    6、子孙殴祖父母、父母及妻,妾殴夫之祖父母、父母,由立斩至凌迟。
    7、子孙告祖父母、父母及妻、妾告夫之祖父母、父母者,杖一百流三年诬告者绞。
    8、弃毁祖宗神主,比依毁弃父母死尸者斩。
    9、骂期亲同胞兄弟者,杖一百。骂期亲伯叔、父母、姑母、外祖父母,加一等并须亲告乃坐。
    10、兄亡收嫂,弟亡收弟妇者,男斩女绞。
    11、亲属相奸分别从军绞斩,诬执者除男妇诬翁,弟妇诬夫兄,俱斩外余照诬告加三等治罪。
    12、继母告子不孝,及伯叔父母兄姊告弟侄人等打骂者,俱行拘。四邻亲族人等审勘是实,依律问断,若有诬枉即与辩理。
    13、殴受业师加凡人罪二等。
    14、子贫不能营生养膳,其父因致缢死,子孙依过失杀律,杖四十,流三千里。
    15、居夫丧,而自嫁娶者,杖一百。离异其夫丧满,愿守制,祖父母、父母强嫁者,杖八十。期亲强嫁者,减二等,追归前夫守制。
    16、凡奴仆首告家主者,虽所告皆实,亦必将所告之。奴仆仍照律从重治罪。雇工人告家长者,减奴仆一等,诬告者不减。
    17、凡雇工人殴家长及家长期亲者,即无伤亦,杖一百徙三年。伤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折伤者,绞死者斩。故杀者,凌迟处死。
    18、雇工骂家长,杖八十,徙二年。骂家长及期亲,杖一百。
    19、奴婢骂家长者绞,殴家长者、斩杀者,凌迟。
    20、故杀子孙与妇女图赖人者,依律问徙引例充军。
    21、平他人坟为田园者,杖一百。有主坟地内盗葬,杖八十,勒限移迁。
    22、和奸,杖八十。有夫者,杖九十。刁奸,杖一百。强奸者绞。
    23、夜无故入人家内室,杖八十。主家登时杀死无论。
    24、妻、妾因奸谋杀亲夫者,凌迟处死。若奸夫谋杀其夫,奸夫处斩。妇虽不知情亦绞。
    25、白昼抢人财物者,杖一百,徙三年。赃重加穷盗二等。
    26、将田宅重行典卖,得价计赃,准穷盗论,田宅从原典主买主。
    27、毁人禾稼,伐人树木,盗人田野榖、麦、菜、菓、计赃,准穷盗论。
    28、告争家财、田、产,验立分书已定,不许重分。并杖诬告。
    29、女悔婚者,杖二十。若再许他人未成婚者,杖二十五。已成婚者,杖三十。主婚及媒人俱同罪。女归前夫。财礼入官男家,毁者同罪。
    30、强夺良家之女,或奸、或占为妻、妾者,俱绞。
    31、拖欠钱粮,有职者革职,枷责兵吏革役民,杖四十。
    32、发掘他人坟墓,见棺椁者充军,开棺见尸者绞,候未至棺椁者,杖四十,徙三年。
    33、宰杀耕牛、并开店及贩卖者,初犯枷责,再犯充军。
    34、毁化制钱照私铸治罪。

     

    注:清朝具有代表性的法典﹐乾隆五年(1740)编成。

       沿革 清世祖1644年入关以后﹐原有的满洲旧律已不适应统治全国的需要﹐遂令问刑衙门准依明律治罪﹔同时根据详译明律﹐参以国制﹐增损剂量﹐期于平允的原则﹐于顺治五年(1648)制定《大清律集解附例》﹐颁行全国。这是清朝******部成文法典。除个别条款有所增删改并外﹐无异于《大明律》的翻版。 

         康熙十八年(1679)﹐鉴于刑部现行条例处罚过严﹐皇帝特谕刑部编成现行则例﹐刊刻通行。雍正即位(1722)以后﹐命朱轼等人积极修律﹐雍正五年(1727)颁行《大清律集解》。乾隆(17361795)初﹐对原有律例逐条考正﹐进行总修﹐于乾隆五年编成《大清律例》。  
       《大清律例》的篇目与《大明律》相同﹐仍为名例律﹑吏律﹑户律﹑礼律﹑兵律﹑刑律﹑工律7篇﹐30门﹔律文436条﹐律后分别附以奏准的条例1049条。《大清律例》以《大明律》为蓝本﹐也接受唐律的影响。据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记载:凡唐律篇目今所沿用者﹐有名例﹑职制﹑贼盗﹑诈伪﹑杂犯﹑捕亡﹑断狱诸门。其唐律合而今分者﹐如户婚为户役﹑婚姻﹔厩库为仓库﹑厩牧﹔斗讼为斗殴﹑诉讼诸门。其名稍异而实同者﹐如卫禁为宫卫﹐擅兴为军政诸门……”﹐有些条款的小注即唐律的原文。  
       特点 《大清律例》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部封建法典﹐具有以下特点﹕律例所载﹐严密周详。清代从顺治二年开始修律﹐至乾隆五年编成《大清律例》﹐历时近100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考核了历代的得失﹐因此律例的内容颇为详备。顺治初年鉴于律文有难明之义﹐未足之语﹐仿明律增加小注。康熙二十八年﹐又于律文后增加总注。《大清律例》的小注虽寥寥数语﹐却使律义更为明晰完整。如别籍异财:若居父母丧而兄弟别立户籍分异财产者杖八十。小注:或奉遗命﹐不在此律。加重对反叛大逆罪的处刑。清朝从一开始就面临复杂尖锐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形势﹐因此﹐《大清律例》对于危害清朝统治基础和专制皇权的反叛大逆等罪的刑罚﹐较明律为重。凡谋反﹐谋大逆﹐共谋者不分首从﹐皆凌迟处死﹔并株连祖孙﹑父子﹑兄弟及同居之人﹐不分异姓及伯叔兄弟之子﹐不限籍之异同﹐男年16以上﹐不论笃疾废疾皆斩。其男15岁以下及母女妻妾姊妹若子之妻妾﹐给付功臣之家为奴﹐财产入官。即使子孙确不知情﹐年11以上﹐也要阉割﹐发往新疆给官兵为奴。对于谋叛罪﹐凡共谋者首从皆斩﹐妻子为奴﹐财产入官。条律中还扩大了谋叛罪的范围﹐如﹕异姓歃血订盟结拜兄弟﹐均照谋叛未行律﹐为首绞监候﹐为从减一等。若聚众20人以上﹐为首绞决﹐为从发往烟瘴地带从军。的作用凌驾于律之上。清朝从颁行《大清律集解》起﹐律文便被确认为子孙世守的成法﹐不再修改﹐只是因时制宜﹐随时纂例﹐来补充和修改律文的不足。由于例的形式灵活﹐便于及时将统治阶级的意志提升为法律﹐受到了统治者的重视﹐其作用和效力都凌驾于律之上﹐有例则置其律﹐例有新者则置其故者。清代例的数量递增﹐乾隆二十六年(1761)1456条﹐嘉庆六年(1801)1603条﹐同治九年(1870)例已达1892条。条例纷繁﹐便于官吏任意援引﹐以行其私。还在康熙盛世﹐便出现了胥吏欲轻则有轻法﹐欲重则有重款﹐事同法异﹐徇情擅断的弊病。康熙﹑乾隆以后尤为严重﹐使清朝的司法更加黑暗。多少改善了雇工人的法律地位。根据《大清律例》﹐雇工人包括农业短工﹑长工﹑轿夫﹑车夫﹑厨役﹑水夫﹑打杂﹑受雇服役人等。雇工人和雇主的法律地位是不平等的﹐雇工人侵犯雇主﹐以名分攸关﹐按从重论。但乾隆二十四年新定条例规定:其随时短雇﹐受值无多者﹐仍同凡论。此后﹐多次增补条例﹐内容互有消长﹐总的说来﹐雇工人从严格的人身隶属关系中多少获得一些改善。这反映了封建社会后期人身依附关系相对松弛和广大劳动者反对超经济剥削与奴役斗争的成果。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18    主办:湖湖南省邵东桃田许氏宗亲会 邮箱:hsxujie@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4005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