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氏新闻
触摸家谱(原创散文)
2014-5-22
来源:桃田许氏网
点击数: 16274          作者:许杰
  •  

    触摸家谱

    作者:许杰

     

    几本泛黄的牛皮纸线装书,仿如一棵铺青叠翠的树,枝繁桠茂,叶叶蔓披,沿着岁月的茎干,在青山绿山间,蓬勃生长。

    一群又一群的人打树下走过,那是我的祖先啊,是我的亲人!他们走在这些不甚工整的方块字铺成的青石路上,或衣锦簪缨,或衣衫褴褛;或凤冠霞帔,或荆钗布裙。或钟鸣鼎食,或绳床瓦灶;或留守村野,或迁居异乡;或灯红酒绿,或战马嘶鸣;或诗书传家,或村野鄙陋……他们一路悄悄走来,又匆匆地默默离开了。唯有时光,穿过树叶的罅隙,漏下一地陆离的斑驳。

    树姿巍峨,枝干挺拔,舒展着绿色,舒展着祥和,盘根错节,又蓊葱郁勃。那些枝枝桠桠上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画满了低到尘埃里的素颜,画满了高擎灵魂飞翔的风骨。血液,是红红的花朵,每年都会绽放;骨头,是故乡扶疏着的树木。谁的名字能够凌空婆娑?谁的灵魂又能够让这泛黄的叶子闪亮?然而,无论哪一片叶子,终究都要叶落归根,归入这象征根的家谱中来。

    我翻开家谱,仰望祖先们,就好像在摇晃着一棵大树,我看到树叶在星空下抖动的姿态了,我看到鸟儿扑楞着翅膀,衔着厚重的云雾惊悸而走了,我看到了我的先祖许孟魁携妻挈子,千里跋涉,从江西丰城一路从容向西,从一块土地到另一块土地,从一行文字到另一行文字,黄昏如同祖先的双眼,灼热而又疲惫;我看见那山麓的炊烟了,从草舍的房顶袅袅飞升;看见门前一条生动的流水了,穿时越空,悄无声息,从明朝迤逦而来;我看见那些瘦弱的种子,正满蓄阳光,渐渐地饱满起来了。

    我翻开家谱,俯身于脚下的泥土,我分明听见兵连祸结的喧嚣,听到历史被疼痛地撕开一道一道血口;听到刀刃割断农作物的脆响,听见祖先们正把自己的思想与情感,毫无保留地种植在泥土里,也分明听到外面鼓乐齐鸣,唢呐大作,邻闾乡曲前呼后拥,越阡度陌,把彩舆中异姓的女子抬进家门,在"一拜二拜"的呼喊声中完成了家族的传承。

    我小心翼翼地逐页翻开,这些被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记忆,借着草叶尖一颗滚动的露珠,把远处的时光折射过来。像一抹夕阳的余晖,让我们温暖又不安。这是一个家族的历史,被时光翻阅、誉抄并且世代相传。发黄的卷页里,我们可以清晰地喊出祖父、曾祖父,甚至更多的先人的名讳。我们都是同一棵树上长出的叶子,血液让我们相融,这时我已分辨不清,他们曾经的疼痛、孤独与忧伤,我一样也在历经着。他们所看到的天空、历史、爱情以及香火延续,我也正在延续着。

    我不动声色地翻阅着家谱,似无所见,又非视而不见,虔诚一如族谱上的落寞与灰尘。那些熟稔的或陌生的名字,如一枚枚成熟的果实,都是因缘合和,正围着一个共同的姓氏在晃荡,一起在大树下乘凉歇肩,一起呼吸着阳光和空气,一起怀着一个营造美好家园的梦想。

    我翻开那些定格成往事的记述,闭目静坐,恍如走进一座人物画廊,我的那些不同时代的祖先,他们隔世的脸谱掩埋在文字的热泪之下,在我的眼前浮动,那么遥远而又亲近,正耗尽生命和悲悯,寻找着疯长的蒿莱乡路,零落在岁月的深处。一串串纵横交错的目光,一个个晃动迷离的背影,被时光折射着,按照各自的情节铺陈与渲染着,一茬一茬不断地收割着历史,一路挥汗如雨踏歌而来。

    这一刻,我就像我那祖先,虔诚地翻着这些泛黄的纸页,任时空倒序。我最后找到了一页薄薄的纸,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找到了衍生我的那一条支脉,找到了那些曾经抚摸过我,给我名姓的亲人。我也找到了那些不朽的祖训、粮食和氧气,正默无声息地渗进我的每一个日子,且源源不断……

    时间走到了公元二0一二年这个午后,窗外映照着初夏和春末交替的阳光,一个匆匆来临,一个姗姗而去了。我合上家谱,轻轻触摸,在一瞬间触摸着生与死的距离,触摸了这家族中的那些荣耀,那些辛酸,还有那些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信仰。我的先祖啊,我总是要立在您的臂膀之上,才能眺望得更远。因此,无论我有何种欲求和奢望,我都将怀着仰望天空的品质,让我的后人,必站在我的名姓之上,眺得更远更远……

    201256日于湖南邵东公园路家中)

     

相关文章
  • 暂无信息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18    主办:湖湖南省邵东桃田许氏宗亲会 邮箱:hsxujie@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4005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