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文化
散文:关于祖先的断想
2015-10-14
来源:桃田许氏网
点击数: 20332          作者:许杰

  •  

    许杰:关于祖先的断想

     

     

     

    我想跟你说,我是谁。

    我想跟你说起我的先人,说起他们的名字,其实,这些名字谁也不会在意,他们只是一个个符号而已。

    我想跟你说起那个因一纸黄诏,骨肉分离,从东往西,山一程,水一程,一路跋涉而来的先人,我想跟你一起穿越时空,到明朝的阳光下作客。那情景,就好比一棵大树,掰下一根枝条,插到一个叫桃田的地方,然后,生根发芽,再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我想跟你说起这棵大树上的女人们,她们大抵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姓氏是她们的符号,她们从哪里来,也不得而知。她们一般很小就成了婚,恍如那暮色中一只只匆遽归飞的宿鸟。

    我想跟你说起她们的爱情,她们心中默默的情怀,她们的悲喜,她们的疲惫与不幸,说起那些栅栏旁,柴扉深处的声声祈愿。

    我想跟你说起天上那朵迟疑的云,说起云彩下面的这块湘西南的土地,说起这块土地上生长的庄稼,说起那些用谷子与薯类养活了一代又一代的伦理纲常。

    我想跟你说起那个读书很厉害的先人,饱读诗书,考了进士,做了赣州知府,做了知府依然很穷困,以至后面几代人都默默无闻。我想跟你说起他读书时的那一束光,照亮了那爬满了蜘蛛网的暗角,也照亮了他命运中参悟不透的种种玄机。

    我想跟你说起我的先人,他们在隔世的时空里,在爬满瓜藤、苔藓斑驳的屋檐下,他们大多活得贫寒、艰难,粗布素衣,淡饭清茶,好在也一世安稳。每回我抚摸着旧祠堂里那些腐朽的柱梁,就有一股酸楚与苍凉冲上喉咙。

    我想跟你说起那个爱抚琴的多情的书生,说起他如何在角徵宫商的琴声之中,体会人生的快乐。我想跟你说,他一身功名,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登仕郞。我想跟你说,他身处逆境,仍然独自伫立在清澈的河水边,对着银色的月光吹奏着他的长笛,那宽袍博带在清朗的月光中飞扬。

    我想跟你说起那个登仕郞的儿孙的义举善事,说起他们独自修建了东自观音阁接衡宝公路,西至朱胜坳连接大东路的数十里青石板路,只是这条路,而今已损毁殆尽,没有人会记得这落晖脉脉的阡陌垄亩之间,曾经有过一条宽敞的青石板路,它深藏在视线达不到的地方了。

    我想跟你说那一场暴风雨,在一九五八年的那一个夜晚,我的先人与他相依为命的妻儿,一夜之间消失在暴风雨的背后。我想跟你说,生命是种多么脆弱的东西,并不比一朵花更经风雨,并不比一朵云更经流离。

    我想跟你说起我的祖父祖母,我想跟你说起那些旧时光中的磨难与困厄。怆然回首,他们的背影那么远,而我的泪水这么近,我不想多说一句话了,我只能指着这山径幽谷中,丛丛灌木间几朵卑微的花朵给你看,他们的灵魂与这清雅的花朵,是多么的吻合。

    我想跟你说,是这棵大树赋予我生命,我也正在追随落叶的宿命。我想说,生命是一次偶然,死亡是一次必然,活着的中间就是一代代层层叠叠的人生。

    我想跟你说,我也是这棵大树上的一片叶子,是低处的一片渺小的叶子。

    我想跟你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过,沿着这条叫血缘的河流,来过!

    我想跟你说,只有时间与宿命,还在大树的枝头,摇晃着,摇晃着……

    2014527日)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18    主办:湖湖南省邵东桃田许氏宗亲会 邮箱:hsxujie@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4005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