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文化
许 由 传 略
2014-8-3
来源:摘自许氏名人宝典
点击数: 17541          作者:摘自许氏名人宝典
  • 由 传 略


    (前2378—前2252

    许由,远古河南许昌人,一作许繇,名伯实,字武仲、又字道开,许姓圣祖,帝尧放勋老师。帝喾六十年癸未(公元前2378年)八月初一日出生于高阳城(今河南许昌市内高阳里),隐于箕山,居阳城槐里。卒于虞舜三年己丑(公元前2252年),享年126岁。

    许由,父亲句龙氏许有贤,平九州相土,居九州之地高阳城(许昌),长兄许垂,居平阳,任共工治水官,三弟许愚居北山修道,许由随父留许,初住藐姑射山,拜啮缺为师。自幼聪明过人,才德兼备,懂得治理天下。讲政治、论道德、说养生、天文、占卜等无不精通,是远古时代著名高士。他们师徒四人都是道德高超,有道之德的高士,被时人称为“四贤”,有“大圣人”之称。

        帝尧在位六年己酉(公元前2352年),帝尧到王屋山拜尹寿为师后,在平阳召集群臣,在朝堂议事,谈论治水和天下事。帝尧叹道:“朕德才疏,忝居大位,实在惭愧万分。即位六年以来,抱有两个希望:一是访求到一个圣人,立刻将这个大位让给他,以免贻误苍生;第二如若访求不到大圣人,亦想寻几个大贤来作辅佐。”尹寿师道:“大圣人是应运而生的,照常这样的谦光,当然自有大圣人出世。可以遂帝的志愿。如大司农、大司徒、如羲和四君都是大贤之人。”帝尧道:“他们诸人分管各官,固然是好的,但是治理天下之大,光靠他们还是不够的。如果能够求到一个大贤人治理天下,我心中就无忧了。”尹寿听到此处说道:“离帝居不远有四位高人,他们道德极高,四个人能请一人,那治天下就高枕无忧了。我看他们是位身份极高,即使帝亲自去请他,恐怕他们亦未必肯出山担当此任。”帝尧听说有四位高人,不禁大喜,请问这四位高人究竟住在哪里?姓甚名谁?尹寿道:“这四个人,一个姓许名由,号武仲,是阳城槐里人,住藐姑射山。他坐平行事,必据于人,立身心履于方,席斜就不肯坐,膳邪就不肯食,真正是个道德之士。还有一名啮缺是许由的师傅;还有一个叫王倪是啮缺的师傅;还有一个叫被衣,又是王倪的师傅,得道于伏羲,神农时代人。他们四代师徒,非常投契,常常相聚。经常在帝都西北汾水之阳,一座藐姑射山上相聚。”帝尧非常高兴,立即去藐姑射山寻找被衣师徒。但是到了很多次,始终遇不到。有一次,遇到许由,因为不认识他,当面被他骗过,后来打听他到南方去了。

    帝尧在位十一年甲寅(公元前2347年)冬,帝尧召集群臣商议南巡和寻找许由一事,司衡羿非常赞成。帝尧命大司农、大司徒等留守,老将羿及羲叔随行。赤将子舆也争着同行,帝尧同意,告别正妃散宣氏及三个妃子,直向南方而行。经洛水,到达中岳嵩山。伊邑侯亲自迎接,礼毕之后。帝尧与各诸侯随意闲谈,问起草野之中,有无隐逸的隐士。伊邑侯道:“臣听说箕山之下(今河南登封市东南),颍水之阳,有一个贤士,姓许名由,极是有道德的。”帝尧道:“此人现在何处?快快随我前去拜访。”伊邑侯道:“此人近几年总是游历在外,不曾回来,遇他不到。臣也曾想请他出来做官,辅佐政治。听他的朋友严僖说:他决不肯做官,就是请他,也不一定出山。”帝尧道:“许由这人,朕久闻大名,苦于寻他不到,不知道他究在何处。”伊邑侯道:“据他的朋友说,他所去的地方共有八处:一处在帝都相近的藐姑射山上;一处在太行山(今山西辽县西南70里);一处在大陆泽西南面(今河北行唐县西北50里箕山);一处在山海东面的中条山上(今山西平陆县东北90里箕山);一处在泰山之南,沂水相近的一座山上(今山东莒县西有箕山);一处在沛泽之中(今江苏沛县);一处在黟山东麓(今浙江昌化西北有箕山);一处在渐水旁边一座虎林山(今浙江杭州)。前几天臣刚与严僖谈起,说许由去年已到沛泽了。”帝尧听了,沉吟了一回,说道:“那么朕不去南巡,先到沛泽去。”当下就转辕而东,经商丘到达沛泽。四处一打听,不见有许由踪迹。便向南方面绕过沛泽到达彭城(今江苏徐州)细细打听,果然有一个姓许的,是阳城人,在此地住了一些日子,可是现在已经到江南去了。帝尧很失望,只得向南方而去,到达淮水南岸。阴国(今安徽定远县阴陵城)侯前来迎接,吃过晚饭,住宿一晚。次日,帝尧等渡过北江,一路南行,又过了中江到达南江岸边。忽见江中有一小船载着四个人向岸边靠来。帝尧觉得里面一个瘦瘦的中原打扮的人,非常面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他,所以特别注意。正在想时,羲叔向帝尧说道:“这个人就是在藐姑射山遇见的那个人”。帝尧一听,恍然大悟,知道就是许由了。当他快要上岸时,立即迎上去,向他施礼道,说:“许先生,难得在此相遇,真是天缘。”许由出其不意,还想推托,不肯承认。羲叔上前说道:“主上为寻找先生,由藐姑射山到箕山,由箕山到沛泽,由沛泽又到这里,还想渡江而南。一片至诚之心,亦可谓无以复加。先生若再推托,未免绝人已甚,使千古好贤之君失望了。”许由听到此句,方才向帝尧拱手答礼道:“承圣驾屡次枉访,鄙人自问,一无才德,只好逃遁,不敢相见,现在又承千里相访,尤觉不安之至。”帝尧刚要答言,老将羿道:“此处非聚谈之地,就请先生到船中坐坐吧!”当下不由分说,就拥着许由、帝尧到雇定的大船坐定。帝尧就和许由倾谈起来。许由问道:“帝此刻已经贵为天子,坐在华堂之上,向着两个魏阙,享受人君的荣耀,自问生平,于志愿亦可谓得偿了。”帝尧道:“不是如此,余坐华堂之上,觉得森然而松生于栋,余立于棂扉之内,觉得霖然而云生于牖。虽面双阙,无异乎崔崽之冠蓬莱。虽背牖郭,无异乎回峦之萦昆会。余安知其所以安荣哉?”许由听了这话,知道帝尧志趣不凡,的确是个圣主,亦顺心的陈述。两个人足足谈了大半日,方才停歇。帝尧佩服之极,为了得到他的真传,因此就拜许由为师。在船中留宿两日,许由告辞,帝尧再留。许由道:“圣上有须南巡,鄙人亦有俗事侍理,且待将来到冀州再见吧!”于是订了后期,许由上岸,仍旧徙步芒鞋,飘然而去。

    帝尧自从拜许由为师后,日夜思念,到处打听许由的下落,并派人到四处寻找。帝尧在位十二年乙卯(公元前2346年)三月,帝尧得知四位圣贤又在藐姑射山上相聚。帝尧大喜,立刻轻车简从的跑去。走到半山,只见一间草屋,外面青石上坐着四个人,许由就在其内。帝尧慌忙上前,向老师许由行礼,并恳介绍,谒见三位太老师!一个面貌嵚奇古怪的是啮缺,一个白发老人是王倪,一个矮小苍髯,面色如婴儿的是被衣,当下帝尧一一都见过了。大家让坐。帝尧坐后,便细细向四位老师请教,直谈到日平西山,不觉五中倾说,莫可名言。但是他们所谈的究竟是什么,亦不敢妄言,只能记着几句,叫作:“尧往见四子藐姑山上,汾水之阳,窅然丧其天下焉。”如此而已。次日,帝尧又往求见,哪知被衣等都走了,只剩下一个许由。许由道:“我们都是无事游民到处为家,随意闲谈,都不打紧。帝是有职守的,为了我等抛荒政务,未免不可,请帝回去吧!将来相见,可往沛泽寻我,定当恭候。”说罢,亦飘然而去,帝尧无法只得回归平阳。

    帝尧在位十五年戊午(前2343年),帝尧接到各处水灾奏报之后,忧危之至。过了一年,水势有增无减。帝尧与群臣商议道:“照此下去,终究不是根本办法,总须特派专员,前往治理才是。”大司农奏道:“前年孔壬来京时,臣和他详谈,觉得他于水利一切,非常有研究,大司徒也很赞成。”帝尧摇摇头道:“孔壬是著名佞人岂可任用?”羲叔道:“孔壬虽是佞人,但其才可用。”帝尧还是踌躇。和仲道:“现在正在用人之际,目前无人可使,臣意不防暂叫他来试试。”帝尧还未答应。羲仲道:“臣观孔壬虽是佞人,但近年以来,尚无劣迹。”帝尧见大众都如此说,乃勉强答应道:“就让孔壬试试吧!”因孔壬以前在帝挚时代,曾经做过共工官,现仍旧作共工,以后大家改称共工。

    帝尧自从连遭水患之后,忧心越深,把这个君主大位看得越加可怕,忽求从速脱卸。一日,忽然想起老师许由,上次他不是说到沛泽去相访么,要让这个天下,还是让给他。想罢之后,主意打定,即政治仍交大司农等代理。即日命驾,到沛泽拜访老师许由。一到沛泽后,果然见到了许由。帝尧对于他恭敬得很,执弟子之礼,北面而朝之,说道:“弟子这几年连遭灾患,百姓涂炭,想来总是德薄能鲜之故,弟子细想,并世圣贤,无过于老师您。愿将这天下让位老师,请老师慨然担任,以救万民,不胜幸甚。”哪知许由听了,竟决绝的不答应。帝尧不便再说。哪知到了次日,帝尧再访许由,许由竟不知到何处去了。帝尧没法,只得仍回平阳而来。

    帝尧在位十八年辛酉(前2340年)平定三苗,班师回朝,在路上封玄元为路中侯之后,就往阳城山而来,忽闻军士报道:“前面山上有一老人住在树上,不知道是什么人。”帝尧猛想到尹寿之言,忙说:“不要惊动他,朕当即访之。”只见那老人刚从树上走下来,正在那里解犊的绳子。帝尧忙走过去,拱手施礼道:“巢父先生请了,朕仰慕欠矣,今日相遇,不胜欣幸。”巢父将帝尧上下一打量,就问道:“汝是当今天子么?”帝尧应道是。巢父道:“你访我做甚?”帝尧道:“你和许由是好友,请问许由现在何处?”巢父问道:“你找许由做甚?”帝尧道:“朕无德无能,将要把天下让给许由,可苦于找他不到。”巢父笑道:“汝与许由虽是好友,可他现在云游四海,不曾见到。”帝尧道:“您既是许由的好友,应该也是个道德高超的贤人了。”说着就要请教的意思,后来又要让位给巢父。巢父道:“汝与许由都是百姓,虽是好友,我也用不着这个天下。”说着,头也不回牵犊竟回去了。此时,帝尧更加想起了许武仲老师。前番在沛泽避去之后,朕细访求知道他在箕山之下,颖水之阳,躬耕自给。想罢命大司马筹统率各部先行归去,自己留下访许由。

    许由自从沛泽逃遁出之后,就跑到太岳嵩山颍水之阳,箕山之下,在那里耕作隐居。并作歌一首,以表明他的志趣。他的好歌词是:“登彼箕山兮,瞻望天下。山川丽绮兮,万物还普。日月运照兮,靡不记睹。游放其间兮,何所却虑。叹彼唐尧兮,独自悉苦。劳心九州兮,忧勤后土。谓余钦明兮,传禅易祖。我乐如何兮,曾不盼顾。河水流兮缘高山,甘爪施兮叶绵蛮。高林肃兮相错连,居此之处傲尧君。”许由作了这首诗之后,常常唱着,倒亦悠然自得。一日,正在田间低头耕作,忽觉有人走近来,高叫“老师”,和他行礼。许由抬头一看,见是帝尧,不觉诧异,就问道:“帝不在朝纲,怎么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帝尧道:“前岁拟将天下让位老师,原是为弟子无才无德,深恐误尽苍生,所以有此举。不意老师不屑教诲,老师拂然而去,并且匿迹潜踪,弟子甚为抱歉,亦极为失望。现在三苗叛乱虽暂告平,然而后来之患,正不可知。拟恳求道德卓越之人,为弟子辅作,庶几不至于弄糟。弟子仔细一想,道德卓越之人,仍旧无过于老师。所以今朝竭诚再来敦请老师,作九州之长,辅助弟子,还望老师不要推辞,不但弟子一人之幸,实在是天下万民之幸也。”许由道:“天子总理九州,就是九州之长。从古来闻天子之外,还有什么九州之长。帝之此言,某所不解。”帝尧道:“本来没有这个官名,不过弟子要请求老师辅佐,特设此官,以表隆重,还请老师屈就。”许由道:“某听见古人说,匹夫结志,固如磬石。某一向采于山而炊于河,所以养性,并不想因之以贪天下。天下尚且不要,何况九州之长呢!”帝尧还要再说,许由道:“此地田间,立谈不便,请帝屈驾到舍间坐谈何如?”帝尧道好,于是就偕至许由家中,许由请帝坐定,便说道:“某来自田间,沾体涂足,殊不雅观,请帝稍坐,容某进内,洗手濯足。”说罢,进屋而去。帝尧在外面等了良久,不见许由出来,明知有点蹊跷,但是又不好进去问,一直等到日色平西,方才怅怅而归。自此之后,再方许由,踪迹绝无,总是访不着,两人遂无见面之缘了。

    许由到底到哪里去了呢?原来他说进屋洗濯,其实出了后门,翻过后山,一路奔跑、一面想,心中越想越感到可耻,说道:“我是个逃名遁世之人,隐居深藏不求人知,亦算足了。不料帝尧几次三番寻找,一定要把这个不能入耳谏言说给我听,真是奇怪。难道我前番在沛泽逃遁,他会不知道我的意思么?”想着,想着,不觉已到颍水之边,叹口气道:“水清如此,而我偏要受这股浊气,听这浊话,我的两耳不免污浊了,不如用这清水来洗它一洗吧!”于是俯着身子,真个用水去洗两耳。就在此时,忽然来了一个老翁,牵着一只黄犊亦来饮水。看见许由洗耳,就问他为何洗耳?许由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好友巢父。就告诉他种种原故。巢父非常生气说:“刚刚我吃了一大亏,都是你惹的祸。”心中正没好气。原来巢父见了帝尧后,亦和许由一样,心中以为可耻,亦跑到水边洗耳。凑巧有个隐士,姓樊名竖,号叫仲父,就是助羿杀巴蛇的樊仲文的一家,樊竖原是巢父一流人物。这次他牵了牛刚来饮水,看见巢父洗耳,问其原故,那樊竖听后,将他的牛赶了回去,不饮水了。因为饮了下流之水,防恐那牛亦受污浊之故。巢父与樊竖,都是以隐遁互比高洁之人,看见樊竖这种情形,料到他心中的用意。仔细一想,今朝失败在他手里,因此心中正没好气。此刻看见许由,亦为此事洗耳,遂借许由他出气,责备许由道:“这个都是你自己不好之故,你诚心避世,何不深藏起来,你若肯住上高岸之上,深谷之中,人迹不到的地方,那么有谁看得见你呢?现在你偏要到处浮游,要求名誉,以致屡屡听见这种浊话。你的耳已经污浊了,洗过的水亦是污浊的,我这只洁净的犊,不来钦你污浊之水。”说着,牵了犊到上游去饮水了。

    许由自颍水洗耳之后,匿迹韬光,再也没人寻得到他。但是,帝尧一次让位,一次召为九州之长,百姓都知道了,于是纷纷传说,都赞扬帝尧让德,又称赞许由的高洁。许由隐居箕山躲起来,本来是逃名,因此反而得到了名。许由听到以后,心中尤其难过。一日,他又跑去寻巢父。巢父正卧在树巢上,许由也爬上树去,将这番苦恼的事告诉他,巢父听了,又大怒道:“我问你,何以会弄到如此地步?你为何不隐你的形,藏你的光呢?我前次已经教过你,仍旧教不好,你这个人,不是我的朋友。”说着,将许由胸口一推,许由就从树上跌下来,连忙爬起,一言不发地走到一个清冷渊上,又用水洗了两耳,叹气道:“向者贪言,对不起我的老朋友。”于是怕见巢父,隐居深山,不闻世事。从此,两人亦没有见过面。

    许由,因帝尧让天下之事,非常烦恼,也无脸面见好友。越想越气,回到藐姑射山家中,打起行李,一口气跑到太行山,隐居山林。有一天他下山用农耕谷子换起布料农具时,又听到了不能入耳的事。于是又离开太行山,寓居到河北唐县箕山住了些日子,觉得不满意。又到山西平陆箕山隐居。为了研究农业的需要,他又从山西迁居到浙江昌化箕山,后隐居浙江杭州虎林山,不久回老家阳城槐里(今河南登封)定居,终身不出。但他没有忘记天下大事,暗中辅佐帝尧治天下。白天耕种,晚上跑到箕山顶峰观察天空,研究天文。他知道要使国家强盛富强,必须发展农业。研究农业,需要掌握天气的变化。当时洪水患难,他曾研究出一套治水的方法,曾教过孔壬治水。孔壬为了显示自己的才华,把治水方法一一告诉大臣。并取得了大臣们的信任,大臣一致推荐孔壬为治水之官。

    许由,自那天和帝尧分别,一直没有见过面,但常思念帝尧。当时,三苗国经常搔扰边境,侵犯中原,威胁到帝都平阳,许由命长子夸父辅助帝尧。夸父自不量力追日而亡。许由对此事悲痛万分。为了使国家和平,繁荣昌盛。许由把胞兄许子的儿子伯夷过继为子,把治国安民的方法传给继子(侄子)伯夷。伯夷聪明好学,牢记教诲,很快就掌握了治理国家的本领。有一天,许由把伯夷叫到身前,对伯夷说:“帝尧是当今有道的明君,他现在正在用人之际,你正是为国出力的时候,下山去吧!”伯夷领命,下山后,因才华出众,治国有方,很快得到了帝尧的重用,被推为“五岳”之官,掌管国家大事。

    帝尧得到伯夷辅佐,使国家很快强盛。但伯夷只能是辅助的能臣,不能为君。帝尧每当发生了事情,在自己无主张的情况下,就想起老师许由。因为帝尧在沛泽拜许由为师,在谈话当中,许由教了很多治理天下的方法。帝尧按照许由的方法去做,把每件事都治理得井井有条。为此,帝尧日思夜想,盼望见到老师。这次,洪水患难,他又派人寻找许由。许由为了摆脱帝尧,在箕山做了许由冢。帝尧得知老师去世,悲痛心切,前来吊唁,举哀三天。同时封许由为“箕山公神,配食五岳,后世祀之。”

    后来,帝尧在伯夷的辅佐下,把天下治理的繁荣昌盛。许由非常高兴,高枕无忧,从此不闻世事,安心修炼。于帝舜在位三年(公元前2255年)在河南登封箕山逝世,伯夷将许由遗体运回老家,葬许昌市鄢陵县陈化镇许由村西,冢高5米,南北长24米,东西8米。墓冢前左侧有许由祠,墓前右侧建有许由寺。

    许由,他一生中功绩最突出的是农业,他在炎帝神农氏的基础上深化,研究出一系列的农家理论,为后来农家发展起了一定的作用。以儒家为代表的人物,对许由主张农耕而食,不求高官厚禄的思想不受欢迎,故不见于经。但许由的事实和功绩是不会磨灭的。后来孤竹国君二子,伯夷、叔齐受祖先许由的影响,互相让位,绝食于首阳山。伯夷传后,有许由的事迹。此外,战国许行继承许由的遗志,研究出“许子之道”为后来农业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关于许由的事迹名传于世。这表明许由在我国历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为推动我国历史发展作了重大的贡献。

     

    摘自许氏名人宝典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18    主办:湖湖南省邵东桃田许氏宗亲会 邮箱:hsxujie@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4005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