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文化
许氏吴兴溪亭记
2014-7-17
来源:湖南桃田许氏网
点击数: 28201          作者:未知
  •  

     许氏吴兴溪亭记(译注)
     

     

    文/权德舆

    (759-818),唐代文学家,大臣。字载之,行三。天水略阳(今甘肃秦安)人,家于润州丹阳(今江苏丹阳)。名士权皋子。未冠,即以文章称,杜佑、裴胄交辟之。德宗闻其材,召为太常博士,改左补阙,兼制诰,进中书舍人,历礼部侍郎,三知贡举。宪宗元和初,历兵部、吏部侍郎,坐郎吏误用官阙,改太子宾客。俄复前官,迁太常卿,拜礼部尚书,同平章事。会李吉甫再秉政,帝又自用李绛,议论持异,德舆从容不敢有所轻重,坐是罢,以检校吏部尚书留守东都。复拜太常卿,徙刑部尚书,出为山南西道节度使。二年,以病乞还,卒于道,年六十。赠左仆射,谥曰文   

       溪亭者何?在吴兴东部,主人许氏所由作也。亭制约而雅,溪流安以清,是二者相为用,而主人尽有之.,其智可知也。夸目侈心者,或大其门户,文其节棁,俭士耻之;绝世离俗者,或梯构岩巘,纫结萝薜,世教鄙之。曷若此亭,与人寰不相远,而胜境自至。青苍在目,潺湲激砌。晴烟阴岚,明晦万状。鸥飞鱼游,不惊不喁。时时归云,来冒茅栋。许氏方目送溪鸟,口吟《招隐》,则神机自王,利欲自薄,百骸六藏之内累,无自而入焉。

     溪亭是哪一座亭呢?在吴兴东部,是遵循主人许氏的想法建造的。亭子的样式简约而雅致,溪流平稳而清澈,这二者相互映衬,而主人全都占有了它们,他的聪明可想而知了。把亭子造得耀人眼目,显示奢侈之心,或者把门窗造得很大,在屋梁上画上图案花纹,这是节俭的人感到耻辱的事;远离世俗的隐士,有的在山崖上架上梯子,把女萝薜荔编织成衣服,有儒家思想的人鄙视他们。哪里像这座亭子,与人世相距不远,而优美的风景自然出现了。满目青翠,流水潺潺,激起水波。晴天的云雾,阴天的山岚,明明暗暗,变化无穷。鸥鸟在空中飞翔,鱼儿在水中游动,鸟儿没有东西惊吓它们,鱼儿也不浮出水面。不时有云雾飘来,覆盖着茅屋。许氏正目送着溪鸟向远处飞去,口中吟诵着《招隐》这首诗,精神就旺盛,贪欲就自然淡薄了,使全身骨骼和五脏六腑劳累的念头,就无法侵入了。
      有田二顷,傅于亭下,耕作之功,出于僮仆。每露蝉一声,秋稼成实,倚杖眺远,不觉日暮。岁食之余,则以给樽中。方其引满陶然,心与境冥,是非得丧,相与奔北之不暇,又何可滑于胸中。
       许氏有二顷田,就在亭子附近,耕作之事,就由僮仆去做。每当沾着露水的蝉开始鸣叫,秋天的庄稼就成熟了,许氏拄着拐杖往远处眺望,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收获的粮食,留够了一年吃的,余下的就用来酿酒。正当他斟满酒杯,醉醺醺地其乐无比之时,心灵与环境都一片寂静,是非得失,都一起消失,不会去考虑了,这些念头又怎么会扰乱他的心呢。
      噫!举世徇物以失性,而不能自适,且谬戾于动静之理。君之动也,仕宦代耕,必于山水之乡,故尉义兴,赞武康,皆有嘉闻。其静也,则偃曝于斯亭,循分食力,不矫不躁。庸讵知今日善闭,不为异时之大来耶?予知之深,故因斯亭以广其词云。
      啊!整个社会追求物质享受以致失去了本性,因此不能悠闲自在自得其乐的生活,而且弄错了动、静之理。先生的动,以做官来代替种地,必定是在山水之乡,所以任义兴县尉、辅佐武康县令,都有美好的名声传扬。先生的静,则躺在这座亭子之中晒晒太阳,恪守职分,自食其力,不违反真情,也不浮躁。人们怎么知道今天善于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是以后的吉祥亨通呢?我深知其中的道理,所以借这座亭子来传扬这些话。
      【注】滑:乱。尉义兴,赞武康:指在义兴、武康两地做官。大来:指吉祥亨通。
      【注释】由作:由:遵循。二者相为用:用:利用。节棁:节和棁。节,屋柱上端顶住横梁的方木;棁,梁上的短柱。这里指代屋梁。岩巘:yǎn,巘:大山上的小山。萝薜1.指女萝和薜荔。女萝:植物名,即松萝。多附生在松树上,成丝状下垂。薜荔:又称木莲。常绿藤本,蔓生,叶椭圆形,花极小,隐于花托内。果实富胶汁,可制凉粉,有解暑作用。2.用以指隐士的服装。世教:指周公孔子之道。指当世的正统思想、正统礼教。湲:yuán,水流声。喁:鱼口向上,露出水面。傅于亭下:傅:附着。不暇:没有空闲,来不及。(11)陶然:醉乐貌。(12)冥:静默。(13)徇:谋求。(14)赞:辅佐。(15)自适:悠然闲适而自得其乐。(16)谬戾:悖谬乖戾。背谬。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18    主办:湖湖南省邵东桃田许氏宗亲会 邮箱:hsxujie@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4005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