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文化
李白与许氏的爱情与婚姻
2014-5-27
来源:桃田许氏网
点击数: 24649          作者:未知
  •  

    李白与许氏的爱情与婚姻

    关于李白家庭生活,与李白同时代的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记载:“白始娶于许,生一女,一男曰明月奴。女既嫁而卒。又合于刘,刘诀。次合于鲁一妇人,生子曰颇黎。终娶于宋(宗)。”

    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自述:“而许相公家见招,妻以孙女,便憩迹于此,至移三霜焉”。清代王琦注:“许相公,谓许圉师”(《李太白全集》卷二十六),唐高宗时期宰相。《旧唐书?列传》第九:“圉师,有器干,博涉艺文,举进士。显庆二年卒,累迁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龙朔中,为左相。为李义府所挤,左迁虔州刺史。上元中,再迁户部尚书。仪凤四年卒。”

    李白原配许夫人的情况,文献记载很少。李白上千篇诗文也找不出一篇是直接标明写给许夫人的。但许氏家族的情况记载十分详细。许圉师的父亲许绍,两《唐书》均有传。许绍本高阳人,梁末徙于周,因家于安陆。许绍有三子:善、智仁、圉师。许圉师有三子:自牧、自遂、自正。《旧唐书》又有:“(许圉师)俄以子自然因猎射杀人,隐而不奏。”,可见许圉师还有一个儿子许自然。但许夫人的父亲究竟是许圉师第几子,史未明载。

    唐代的安陆与李唐皇室有着非同寻常的联系。唐高祖李渊的父亲李昞早在北周时期任安州总管。李渊少年时期在安陆生活一段时间,和安陆人许绍同学,感情非常深厚。李渊在太原起兵后,许绍以隋夷陵通守率黔安、武陵、沣阳等郡起义归唐。因讨萧铣、王世充等有功,授硖州刺史,封安陆郡公。李唐王朝建立后,李渊曾亲笔写给许绍一封信,道叙生平旧谊,给予很高评价。从这封信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家同皇室关系的大致轮廓。

    昔在子衿,同游庠序,博士吴琰,其妻姓仇。追想此时,宛然心目,荏苒岁月,遂成累纪。且在安州之日,公家乃莅岳州;渡辽之时,伯裔又同戎旅。安危契阔,累叶同之,其间游处,触事可想。虽卢绾与刘邦同里,吴质共曹丕接席,以今方古,何足称焉。而公追砚席之旧欢,存通家之曩好,明鉴去就之理,洞识成败之机。爰自荆门,驰心绎阙,绥怀士庶,纠合宾僚,逾越江山,远中诚款。览此忠至,弥以慰怀。     

    许氏家族和唐代安陆另一望族郝氏同为姻亲关系。许绍的女婿郝相贵早年跟随许绍起兵归唐,曾任滁州刺史。《旧唐书?郝相贵传》记载:“郝相贵,安州安陆人。隋末与其妻父许绍据峡州归国,以功授滁州刺史。封甑山县公。”。郝相贵的长子郝处俊为高宗时的宰相,卒后举以国葬。有唐一代,许氏一门九世三十二人,除宰相一人,光禄卿一人,节度史一人,监察御史三人外,曾任刺史十三人。郝氏一门七世八人,其中宰相一人,太守、刺史各两人。

    唐太宗李世民时,又将“是子因果类我”十分欣赏的第三子吴王李恪任为安州都督。1981年,境内棠棣王子山发掘吴王妃杨氏墓,出土石碑一块,刻有“大唐吴国妃杨氏之誌”。李恪之孙李祗世袭吴王,李白与其交往也十分密切。

    唐代社会,世袭名门贵族和普通士族是有等级区别的。许郝家族属普通士族中间因立有战功显赫起来的朝廷新贵,并非世袭名门贵族。世袭贵族重礼仪,讲究经学传统,这是士族中间起来的朝廷新贵所不能及的。《旧唐书》云:“富如田彭,贵如郝许”,当时江淮间流传“贵如许郝”或“贵莫如许”,就是这种等级观念在唐代社会中间的反映。

    李白的身世是一个历史之谜。李白自述陇西成纪人,汉将军李广之后,凉武昭王九世孙,和李唐皇室同宗同脉。这样,李白毫无疑问就是世袭名门贵族。但名门贵族与朝廷新贵联姻,往往会遭到社会舆论的非议。

    唐代法令同时规定“当色相婚”,不同的社会阶层不能交错通婚,特别是士族与庶族、士族与百姓之间。李白又称先世流落西域碎叶,且“绝嗣之家,难求谱牒”,这就使得李白在安陆期间因为身份问题陷入一个难堪的境地。如果是世袭贵族,那么与许氏成婚会遭人闲话。更为严重的是,如果严格按照唐代户籍管理制度,李白没有表明身份的“谱牒”,是一介布衣,就有可能触及唐代法令。正是这个原因,开元十八年安州裴长史到安陆后“谤言忽生,众口攒毁,将恐投杼下客,震于严威”。李白为此作《上安州裴长史书》“敢剖心析肝,论举身之事,便当谈笑,以明其心。而粗陈大纲,一快愤懑,惟君侯察焉”,又称“孔子曰:‘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过此三者,鬼神不害。若使事得其实,罪当其身,将浴兰沐芳,自屏于烹鲜之地,惟君侯死生。”可见情形十分严重。李白也因此只得离别许氏远赴长安,寻求政治出路。“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以谈长剑乎?”

    许氏夫人在李白心目中的情感份量无可替代。由于身世方面的原因,诗人又陷入了难以言说的两难境地。安陆陈建平先生曾撰有《李白诗中的许夫人探微之一、之二》两篇论文,对此作过深入研究。陈老先生认为,李白《古朗月行》等诗篇是写给许夫人的作品,且以“元六林宗”代称夫人许氏。

    李白离开安陆之后,对许氏夫人生育的一双儿女充满深厚感情。李白集中《送杨燕之东鲁》云:“二子鲁门东,别来已经年。因君此中去,不觉泪如泉。”《寄东鲁二稚子》云:“此树我所种,别来向三年。桃今与楼齐,我行尚未还。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小儿名伯禽,与姊亦并肩。双行挑树下,抚背复谁怜?”从二诗中“别来已经年”,“别来向三年”判断,两首诗当作于天宝六载后。显然,许夫人此时已不在人间。

    李白同许夫人结合,最早不会早于开元十五年秋,即《上安州李长史书》后,最迟不会迟于开元十六年春,即《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前。许夫人的卒年当在天宝元年秋后,天宝六载以前。

    附歌词:悲伤的李白

    词:徐良

    曲:徐良

    编曲:颜小健

    我也不知道许姑娘你的脾气好不好

    糊里糊涂抬了花轿

    拜托请不要每天都叫我小白好不好

    怎么听都像个国宝

    OK你要背好爱相公三要三不要

    你居然拿支毛笔全部记好

    你真不懂搞笑大小姐不恃宠而骄

    让我竟然有点想白头偕老

    女(京剧):我怎么能对怎么能对

    你的离开说无所谓

    鸟儿成了双对为何不作美

    赐我三千弱水化作眼泪断桥人不归

    只为红颜一醉醉人自醉思念却不配

    赐我三千轮回化作红梅执子相依偎

    诗我写尽千回墨已成碑只怕你不美

相关文章
  • 暂无信息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18    主办:湖湖南省邵东桃田许氏宗亲会 邮箱:hsxujie@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4005658号